您现在的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 >> 现代都市 >> 我在豪门享清福[重生]Txt电子书下载

我在豪门享清福[重生]TXT下载

我在豪门享清福[重生]
  • 书籍作者:小醋
  • 书籍分类:现代都市
  • 书籍大小:730.72 KB
  • 书籍字数:362897 字
  • 上传用户:狼君
  • 书籍类型:txt电子书
  • 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
  • 写作进度:已完结
  • 更新时间:2019-02-03 08:58:34
  • 推荐信息:小说下载排行月榜
  • 快捷下载:不看简介直接下载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    蝉在枝头歇斯底里地叫着,烈日仿佛要把人晒化了似的,空气化成了热浪,一下一下地往裸露着的皮肤上扑。
        宋芾睁开了眼睛,茫然四顾。
        这里是奶奶家村头的稻田,正值夏收的季节,田里的叔叔和婶婶正在割稻,而她此刻则靠在田头的一棵老槐树下,身上全是虚汗,胸口也一阵阵的恶心。
        就她曾经短短十九年的人生经历来看,这是中暑了。
        然而,她怎么会在田头上中暑了呢?她明明已经因为车祸死去了。
        这一年来,她经历了父亲意外去世、奶奶重病不治的不幸,最后在查出白血病的时候,她终于彻底崩溃,拿着诊断书神思恍惚,在大街上出了车祸,最终在县医院的ICU里闭上了眼。
        “小芾,好点了没?快过来帮忙啊。”远处,婶婶的声音有些尖利地响了起来。
        晕乎乎的脑子被这一嗓子喊得清醒了一些。
        前面是金灿灿的稻田,地上一片割好的水稻,正是村子里夏收的季节。
        “别催了,小芾不舒服。”
        “怎么就她娇气?才割了两岔就病了?都是妈和哥成天宠着她,宠得这么娇气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就少说两句。”
        “这么多活呢,割稻了你哥也不回来,这是欺负我们怎么的?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宋芾猛地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往村里跑去。
        这是她高考后的七月,她爸爸宋明就是在这个时候因为一场意外去世,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死去的她回到了这个节点,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有机会改变命运,阻止宋明的意外死亡?
        一脚高一脚低,宋芾跑回了奶奶家,她跑得有点虚脱,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:“奶奶……快……给爸爸打电话……让他……”
        她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        客堂里坐着两个外人,神色肃穆;奶奶木木地转过脸来,神情呆滞地看着她。
        几乎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场景。
        良久,奶奶哽咽着叫了一声,“小芾……”她说不出话来,泪水不知不觉地就流了满脸,“你爸爸他……去世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宋芾眼前一黑,软绵绵地靠着门倒了下来,失去了知觉。
        宋芾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        她梦见了爸爸宋明。宋明变年轻了,一张国字脸英俊帅气,穿着军装高大魁梧。他笑得很开心,用刚长出来的胡渣扎着一个小女孩的脸,还把她抱了起来往上抛。
        “爸爸,我怕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不抛了?”
        “可我还想要。”
        “放心,有爸爸在呢,别怕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女孩清脆软糯的笑声在半空中回荡。
        场景一变,宋明的额头、眼角有了皱纹,他不再年轻,可眼中的疼爱却一如既往。
        “小芾,爸爸现在的工作很好,以后家里就不用愁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爸,西都那么远,一年只能回来一趟,我想你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小芾就好好学习,等你去西都上了大学,我们就能常常见面了。爸得多赚钱,要给我们小芾攒嫁妆呢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宋明的脸再次清晰地出现,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了,可因为当兵的底子在,他的身材依然笔挺,还是那个让她有着无尽安全感的爸爸。
        “爸爸,你别走……”宋芾抓住了他的衣角,哽咽着恳求。
        宋明轻揉着她的头发,依依不舍:“小芾,别难过,爸爸要去和你妈妈团聚了。你要好好地生活,不用怕,杜家的人都很好,他们会替爸爸继续照顾你的……”
        宋芾连连摇头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不要,我不要去杜家,也不要和杜家少爷订婚,那是你拿命换来的,我不要!”
        “傻瓜,”宋明满脸的担忧,“你别犟,这是爸爸能替你想到的最好安排了,听话,好不好?”
        “不,我不要,爸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        迷雾渐渐聚拢,裹挟住了宋明,他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地消散,最终化作了一道青烟消失在了宋芾面前。
        宋芾猛然惊醒,定定地盯着天花板,眼中一片茫然。
        外面传来或长或短的嚎哭声,做法事的念经声和木鱼声也此起彼伏,最后落在宋芾的耳朵里,都化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嗡鸣。
        爸爸还是死了。
        她重新回来又有什么意义?
    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了,有人走了进来,宋芾一看,是奶奶和婶婶陈招娣。
        奶奶一下子苍老了很多,坐在床边拉住了她的手,刚张了张嘴,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了。
        陈招娣连忙开口:“妈,你先别哭啊,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        “小芾,”奶奶哽咽着道,“你爸爸为了救他的老板……死了,那老板说,你爸爸临终前把你许给了他们家儿子,他们说……他们想把你带到西都去上学,还会好好照顾你的,小芾……你愿不愿意?如果不愿意的话,奶奶这就去回绝了他们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看压根儿不是你爸的意思,”陈招娣还是那么精明干练,一说话就好像倒豆子似的,“他们这是想拉关系套近乎,最好想少赔点钱。再说了,小芾性子软,一个人去大老远的西都市,被他们欺负了找谁说理去?”
        宋芾定定地看着陈招娣,那双黑琉璃一般的眼睛里,蕴满了泪水。
        不知怎么,陈招娣被她看得心里有点打鼓。
        这个侄女,长得是真漂亮,方圆十几里没人能比得上。小时候就唇红齿白,当妈的又爱拾掇,把小宋芾打扮得和洋娃娃一样,一点儿都不像是村子里出来的小丫头片子;长大了以后,宋芾越来越越水灵,皮肤白皙细腻得好像那刚剥出壳的鸡蛋似的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看过来的时候,连她这个女人都觉得心尖打颤。
        现在宋芾满了十八,个子又往上蹿了蹿,身材也越发好了,小腿修长笔直,胸前的一对玉兔被裹在上衣里呼之欲出,一截小蛮腰更是不盈一握,让人看了忍不住就心生嫉妒。
        然而,长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?爹妈再宠又有什么用?打小死了妈,现在又死了爹,一看就是亲缘单薄,没福气的命。
        陈招娣定了定神,叹了一口气:“小芾啊,我和你叔都是这个意见,什么订婚不订婚的,那都是骗人的,有本事真金白银捧进家里来,那才算是真的感谢你爸的救命之恩。你年纪小,见的事不多容易被他们吓唬住,我们那是见的多了,有钱人心肠坏着呢,家里也乱七八糟的,你一个小孩子还不是随他们捏圆搓扁的?咱们还是拿点钱实在,以后你想上学就上学,想结婚就踏踏实实在身边找个知根知底的,哪犯得着跑那么远去受罪?你奶奶都舍不得……”
        宋芾看着陈招娣,心里一阵泛凉。
        她心里明白,奶奶会这么说是真的舍不得她离得远,可这位婶婶却打着另外的小九九。
        前世也是这样,陈招娣和二叔反对她订婚,坚决要向杜家索取巨额的赔偿金。而当时的她出于可笑的自尊和自傲,更不想和这家让父亲付出了生命的人在一起生活,当即就在陈招娣他们的撺掇下婉拒了这门婚事。
        后来呢?
        后来杜家给了一百多万的赔偿金,奶奶和她一人一半,杜家坚持把她的那一半打到她卡里,而奶奶的却都让二叔家慢慢骗走了。
        宋明葬礼的时候,因为没有儿子,要侄子摔盆扛幡。按照习俗,摔过盆的侄子是要分家产的,于是,她的赔偿金被理所应当地拿走了一半。
        后来她去读大学,读到一半的时候奶奶得了肺癌,二叔消极治疗,说是年纪大了早晚都得走这一遭,她不肯,二叔索性就把奶奶扔给了她,不闻不问。
        陪着奶奶把宋明留下来的赔偿金花得差不多了,奶奶还是走了,临走前,奶奶一直不肯闭眼,看着她,嘴里一直喃喃无声地念叨。
        她很后面才明白奶奶在念叨什么。
        “听你爸的就好了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陈招娣的声音还在耳边喋喋不休,宋芾扯了扯嘴角,打断了她的话,轻声问:“谢谢婶婶,我知道。杜伯伯来了吗?”
        陈招娣撇了撇嘴:“他还没来呢,派头真是大,先派了好几个人过来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让杜伯伯的手下替我带个话吧,”宋芾的声音有些嘶哑,蕴在眼眶中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了下来,“我想见见他,想听听……我爸他临终前……给我留了什么话……”
        出于安全考虑,宋明一直没有告诉家里是在替谁做保镖,宋芾也是在很后面才知道杜家的真实身份。杜家是赫赫有名的豪门之家,宋明救的杜卫军是杜氏集团的董事长,而杜氏集团是西都乃至全国最大的集团公司之一,旗下涵盖了保险、金融、投资、航空等多项国内国际业务,和顾、霍、卫三家并称西都四大家族。
        前世杜卫军是在停灵的第六天过来的,但是她沉浸在悲痛之中,只是匆匆见了杜卫军一面,就被陈招娣和叔叔支开了。后来,杜卫军也派人来了解过她的情况,逢年过年还不忘给奶奶和她带点礼物过来,但她都避而不见,久而久之,两家也断了联系。
        现在想想,她那时候真是可笑,自以为是的自尊心泛滥,执拗地把杜家的关切和好心都当成了驴肝肺,结果让自己陷入了那样悲惨的境地,连最后至亲的奶奶都没有保住,自己也孤苦一人在医院里闭上了眼。
        如今老天爷让她重活了一回,她是不是可以走一条和上一世完全不同的路,在厄运来临前,过上一段轻松快乐的生活,不要辜负宋明用生命换来的命运转机呢?
        农村里丧礼的规矩重,披麻戴孝、守灵、超度、流水席等等,一件都不能少。宋芾是宋明唯一的女儿,□□办丧礼的陈招娣当成提线木偶似的指挥来指挥去。
        白天陆陆续续有亲朋在灵堂里来来去去,有好几个还没上学的孩子也跟着来了,满屋满院地乱窜,打打闹闹的让人头疼。
        晚上好不容易清净些了,一起陪着守灵的几个亲朋无聊,找了牌搭在外面打起了麻将;几个过来帮忙的邻居亲戚和陈招娣一起在聊天做夜宵。
        麻将洗牌哗啦啦的声音时不时地传来,偶尔夹杂着几声兴奋的“胡了”和嫌弃牌臭的埋怨。
        堂弟宋诚在九点多的时候就被陈招娣叫去睡觉了,说是他正在长身体吃不消熬夜,灵堂里除了做法事念经的几个和尚,就剩下了宋芾一个人,她得看着香火,不能灭。
        宋芾心里明白,真正为宋明伤心的,只有她和奶奶了,其余的,只不过就是来凑个热闹唏嘘两句罢了。
        眼看着快十二点了,和尚们的念经声也有气无力了起来,宋芾站了起来,打算去厨房看看夜宵准备好了没有。
        刚走到厨房边上,里面有人轻哼了一声:“招娣,以后你离你这个侄女远一点,命太硬了,克父母克亲人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也琢磨着是,”陈招娣的声音刻意压低了,“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倒霉事,到时候全摊在我们身上了摆都摆不脱。”
        “是啊,你妈还疼得她要命,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宋家续香火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老糊涂了呗,你说一个女孩子,迟早都是别人家的,读什么大学?养得娇里娇气的,一件农活都拿不起来,命又这么薄,我看以后谁要娶她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一句句刻薄的话透过窗户清晰地落入耳中,宋芾的脸色渐渐泛白。
        前世也是这样相同的恶语,在奶奶得病后愈演愈烈,让她成了村里人避之不及的存在。
        她定定地站了片刻,微微颤抖的手到底还是没去推那扇门。
        陈招娣厉害得很,骂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,是村里赫赫有名的泼辣货,奶奶也拿不住她,吵架被骂只会气得发抖,宋芾就更不是对手了,到时候反倒要被她倒打一耙,把宋明的葬礼都要搅合了。
        她悄无声息地后退了几步,刚想回到客堂去,后背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被阻住了去路。
        她猝然回头,只见三个年轻男人一溜儿排开站在她的身后,个子都差不多高,目测有一八八上下,身形隽挺,夜色中,他们的眉眼因为背光看不真切,只能看到他们的脸部轮廓深邃无比,莫名有一种让人透不过起来的压迫感觉。
        宋芾本能地感到了一丝心悸,怯怯地抿了抿唇:“你……你们是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宋芾?”
        中间的年轻男人漫不经心地看着她,落在她脸上的目光和月色一样没有什么温度,不过,那声音很好听,清朗且略带磁性。
        宋芾怔了一下。
        这个声音有点耳熟,可她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。
        “你就听着她们这样污蔑你,一点儿表示都没有?”左边的那个年轻人也开了口,不可思议地问。
        宋芾咬着唇,轻声问:“怎么表示?”
        可能是外面的动静被听到了,厨房里没了声音,几秒之后,咬舌头的几个女人慌里慌张地问了一句:“谁?谁在外面?”
        左边的年轻人几步就到了门前,抬脚一踹,门“哐啷”一声开了,他双手抱胸,气势嚣张地站在门口:“说谁呢?我们未来的老婆那是天生富贵命,旺夫旺子旺父母,就是不旺穷鬼势利眼亲戚,懂吗?”

    0
    0

    用户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您认真填写评论。您的观点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(*^__^*) 嘻嘻……
    《我在豪门享清福[重生]》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