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 >> 言情小说 >> 哥哥的白月光Txt电子书下载

哥哥的白月光TXT下载

哥哥的白月光
  • 书籍作者:一砾沙
  • 书籍分类:言情小说
  • 书籍大小:707.67 KB
  • 书籍字数:356338 字
  • 上传用户:月光族
  • 书籍类型:txt电子书
  • 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
  • 写作进度:已完结
  • 更新时间:2019-02-10 08:58:41
  • 推荐信息:小说下载排行月榜
  • 快捷下载:不看简介直接下载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    顾双华苏醒时,户部王尚书家的大公子,正为了要娶她在府里绝食整整两日。
        据说,这位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公子哥,如今闹得人不人鬼不鬼,好像脚一滑就能栽进地府衙门。
        又听说,王公子还在夫人门前长跪不起,说娶不到长宁侯家的三小姐,士族、功名对他毫无用处,不如全舍了去,一了百了。
        尚书夫人被他气得肝火窜上头,举起巴掌就要扇这个不孝子,可见着向来疼爱的儿子饿得脸色惨白,单薄的身子迎风打着晃,实在又不忍,一把将他搂进怀里痛哭,咬着牙应允了这门婚事。
        顾双华蹙着含烟细眉,只觉得耳边云山雾罩的,根本听不真切。
        可丫鬟东珠生就一副清脆利落的嗓音,正眉飞色舞地,将王尚书家一场闹剧讲得活灵活现,最后还添了句:“什么冠绝京城的尚书家公子,最后,还不是都拜倒在我家小姐的石榴裙下。”
        东珠边说边偷瞥顾双华的脸色,然后就暗自犯起了嘀咕:以往听到这些事,自家小姐都是得意地翘起红唇,再姿态慵懒地勾一勾手指,让她在自己本就精致的妆容上,多贴一片妖艳的花钿。
        接下来,就轮到东珠弯腰下来,恰到好处地赞一句:“三小姐生的可真是美!”
        虽然东珠为人圆滑事故,但不得不说,这句赞言却是真真切切发自肺腑。
        她至今还记得,第一次被派到小姐房里时,规矩地行完礼,抬眸这么一看,就差点得连问候的话语都给忘了。
        那时正是一个冬日的清晨,顾双华随意披着件白狐领缎面小袄,懒懒打着哈欠,用瓷玉般的指尖捻着银杵去拨香炉里烧了一晚的余灰。
        洒金似的晨曦自她身后的窗格透进来,伴着香炉里烧出氤氲的烟雾,顾双华尖俏的脸蛋埋在狐领里,颊似芙蓉,檀口含春,令东珠恍惚间觉得,仙子出尘也不过如此了。
        只可惜三小姐这样的容貌,却非侯府正经所出的小姐。
        这是府里上下都心知肚明的事。
        老侯爷在某次出征后,牵回一个尚不足两岁的女童,说这女童是自己一名副将之女,那副将为了救他而死,全家人都在饥荒中死去,临终将唯一爱女托付给老侯爷照料。
        其实这说辞,侯夫人邹氏是不太信的。但她那时早生下嫡子顾远萧,还有侯府正经的嫡小姐顾双娥,想着这女童不管什么来历,反正连个庶女的名分都没,就暂且把她容了下来。
        顾双华从小寄人篱下,又在嫡母的防备中长大,很快就明白自己的处境,开始学着谨言慎行,努力降低存在感,不想惹得嫡母犯嫌。
        她这般乖巧懂事,倒是意外得到侯府老夫人的喜欢,一直以来,都将她当作亲孙女般疼爱。
        五年前老侯爷病逝,邹氏碍着老夫人的情面,明面上对顾双华一如既往,吃穿用度样样都没短缺,但府里上下心里都跟明镜似的:夫人看这位无名无份的三小姐最不顺眼,只盼着她及笄后就随便打发出去。
        于是下人们各个求神拜佛,生怕被分去三小姐院子里伺候,那里不但半点油水都捞不到,稍微尽点心,还容易被夫人不待见,基本就绝了在府里晋升的路。
        若是被派了过去,明面上说是伺候小姐,其实也就堪堪比粗使杂役强上几分,真是有苦也只能往肚里咽。
        而东珠原本是大小姐房里的丫鬟,平日里乖巧伶俐,很得顾双娥的喜欢。谁知她太过得意忘形,时常将大小姐赏赐的珠宝拿出来显摆,引得管事嬷嬷眼红,找个错处将她狠狠骂了一顿,打发到了三小姐房里。
        东珠本是万念俱灰,可那日惊鸿一瞥,令她觉得这天仙似的人儿,总会有一番造化。也许被什么显赫权贵看上,自己作为贴身丫鬟跟过去,少不了能捞点好处。
        于是,比起顾双华满院里消极怠慢的下人,东珠鞍前马后,显得格外热络,什么事抢着做。
        可很快她就发现,顾双华空有美貌,性格实在是扶不上墙,成日呆在房里看书吃喝,安静的不像个活人。
        除了时常去老夫人房里,三小姐连和侯府正经的主子:大少爷和大小姐都来往的不多,更别说花心思去讨好夫人。东珠失望至极,也就断了傍着三小姐飞上枝头的念想,干活开始变得懒散,有时连杯热水都懒得添。
        幸好顾双华是个淡漠的性子,似乎早习惯身边的下人如此,也没因此特别为难她,只是待她渐渐疏远。
        这倒是正合东珠的心意,她本就怕和三小姐太过亲近,会惹得夫人不高兴,把自己给困死在这个倒霉地方了。于是她乐得清闲,整日盘算着怎么能借把梯子爬回正院,谁知就在这时出了件怪事。
        一年前,三小姐在花池意外落水,被救起后大病一场,然后性子就突然变了。具体是个怎么变法,东珠也说不清。
        反正就是打扮招摇了,眼波也媚了,好似原本规矩开在墙角的腊梅,忽地变作迎风盛放的艳丽蔷薇,随便一个动作、眼神,甚至掩着唇轻笑一声,就能招蜂引蝶,惹得无数人折腰。
        丫鬟们暗地里偷偷议论,这三小姐变化如此大,只怕是被鬼上身了吧。可东珠却觉得,就算是被上身,也是只狐狸精上身,而且还是个颇为精明的狐狸精,手段伎俩都令她钦慕不已。
        可自从昨日再度意外昏迷后,如今坐在床头的三小姐,看起来十分不对劲,柔媚的眼波变作了怔忪,似乎还带着些谨慎,倒有些……像一年前的三小姐。
        东珠吓得甩甩头,可千万别再变回去了,她花了整整一年讨好这“妖精上身”的顾双华,就盼着她能在那堆金桃花里挑个好人家,做个被娇宠着的富贵夫人,让自己能跟着鸡犬升天。
        若是再变回以往那个“废物”小姐,自己不就浪费整整一年光阴,倒不如去投湖自尽了好。
        而此时,被她鄙视的“废物”三小姐顾双华,终于如梦初醒般抬起头,开口问道:“东珠,现在是何年何月,我究竟睡了多久?”
        东珠一愣,随即回道:“小姐你怎么了?现在是辛酉年四月,你昨日下床时撞了头,才睡了一日而已啊。”
        顾双华瞪大了眼,顿时被吓得不轻。她的记忆明明还停在庚申年腊月,那日她被老夫人叫着去花园赏梅,因到的早,就站在池边等着,却不知被谁给一把推了下去……
        怎么这一觉醒来,竟成了一年之后的四月,还有东珠说那个什么尚书公子为她要死要活,非她不娶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        顾双华正觉得头疼欲裂,突然嗅着面前浓浓的茶香,透过熏白的水雾,看见东珠那张过于殷勤的笑脸:“小姐,你究竟怎么了?是不是魇着了?”她眼珠一转,又打趣道:“还是,您忘不了那位的郑公子,所以舍不得嫁进尚书府?”
        救命,哪儿又来了个什么郑公子!
        顾双华忍住想扶额的冲动,低头把那杯热茶捧得紧些,总算让凉透的身子恢复些温度。
        她心里明白,这其间一定出了什么差错,正想着该从何处发问,就被藏不住话的丫鬟一股脑地倒出。
        原来这位郑公子本是严国公的嫡长子,可严国公夫人生他时难产去世,他也落得个体弱不足的毛病,再加上父亲娶继室生下的弟弟处处都压他一头,性子就变得十分阴郁。
        半年前,他随父亲来侯府做客时,正好撞见顾双华在水边葬花吟诗,粼波碎花,美人凭栏,那景象令他一见就挪不开目光。
        再走近细听,美人轻声吟出的诗句中,竟颇有自怜自哀之意。他忍不住上前询问,倾谈间得知她身世,再想到自己自小丧母,连世子之位都被继弟夺了去,胸口顿时饱含悲怆,只觉得两人如此相似:虽托身富贵朱门,不过是一对可怜人罢了。
        那日之后,郑玄就念上了这位顾家小姐,暗自立誓,一定要求父亲将她娶回来。谁知他筹谋许久,还未探明佳人心意,半路里杀出个王公子,将这门亲事截了胡。
        东珠说得滔滔不绝,哪知小姐早已听得满身冷汗,捏茶杯的手指都有些发颤。
        东珠再压低了声音,靠在顾双华耳边轻声道:“要我说,那郑公子虽然仰仗国公府的庇荫,可到底是先天不足,没法袭得爵位。长相倒是够俊美,哪及得尚书家公子有大好前途值得托付,小姐你可千万别犯糊涂。”
        顾双华自然不会糊涂,正因为她不糊涂,才清醒地意识到:自己小心翼翼地活了十几年,这次可算是惹上大麻烦了。
        她这么想着,额角就愈发疼起来,再听着东珠的声音都嫌聒噪,干脆挥手将她先赶了出去。
        大概,也是怕她再这么说下去,又会倒出更多让自己胆战心惊、难以承受之事。
        东珠走后,顾双华愈发觉得胸口闷得慌,随手推开窗子,就被骤然涌进的天光刺了刺眼,她将手背遮在眼皮前,浑浑噩噩间,突然忆起她苏醒前做的一个梦。
        梦里的女子无论长相还是身段都与她并无二致,可那艳媚的神情,张扬的笑容,却是以往的她绝不会有的。
        她还记得,那女子妖娆地转身看她,然后轻叹了口气:“本来想借你的身体完成任务,没想到被人害的半途而废,倒让你捡了便宜。”
        顾双华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皱眉想要询问,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,只得听那女子继续讲着什么“桃花系统”、“要靠撩男人攒到多少爱慕值”、“才能续命活下去”之类古怪难懂的话。
        见顾双华听得云山雾罩,那女子也觉得无趣,摇了摇头,又捂着唇娇笑一声道:“罢了,看在你的身体这么好用的份上,把我的金手指留你,这些桃花你随便挑吧,不用谢谢我。”
        然后一道白光闪过,那女子竟凭空消失,顾双华怔怔望着眼前的残影,突然脚下像被什么拽着,猛地朝下坠去……
        当她再次从这幻境中惊醒,门外突然传来东珠高八度、饱含喜悦的声音:“小姐,夫人唤你去花厅,说是要商量你的婚事!”

    0
    0
    +++本文作者一砾沙的其它电子书下载+++

    用户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您认真填写评论。您的观点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(*^__^*) 嘻嘻……
    《哥哥的白月光》最新评论